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生态文化是景观设计的主流文化

 

1. 自然与文化的相互作用

1.1联合国在《全球环境展望》中列举了全球环境发展的大趋势:
(1)地球可再生资源,包括土地、森林、淡水、沿海地区、渔业和城市空气,已超出其自然再生能力,因而是不可持续的;
(2)温室气体释放仍然高于《气候变化公约》的规定;
(3)自然区域及其生物多样性因农业土地和人类居住区的扩展而逐渐丧失;
(4)日益广泛的使用化学品来促进经济发展的做法构成了重大的健康风险、环境污染和处置问题;
(5)迅速而又未经良好规划的都市化,特别是沿海地区都市化正在给邻近地区的生态系统造成严重负担......
所有这些,需要人类从认识论深层问题上寻找根源,第一,人类并没有创造物质。人类的创造在于通过技术改变物质的存在形式,使它能为人所用。这是变自然为文化的过程。在这种改变过程中,人类过度开发资源,损害了地球资源库;人类过渡排放废弃物,增加了地球废物库。第二,物质是不灭的。人类排放到环境中的物质都没有消失,只有物质形式的转变。问题在于,地球经历了数亿年的进化,形成适合人和其他生命生存的条件,但是主要在两个世纪的工业化发展中,人类活动急剧的改变地球生态,不仅减少地球生物多样性,而且释放大量多种多样的、人工合成的化学物质,其中许多不能被生物分解,他们进入地球生物化学循环,改变了原有的生物地球化学平衡,任何生物不能适应这种急剧的变化。

1.2自然与文化
自然不等于文化,许多自然事物不能现成地符合人类的需要,人通过自己的劳动改变自然使它适应自己的需要,这就是文化。文化引起自然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关键是在引起自然变化的过程中采用什么样的技术手段。是尊重自然规律,还是违反自然规律。如果违背自然规律,就必然带来生态灾难;如果按照生态规律办事,人类就可以建设比自然生态系统有更高生产力的人工生态系统。这就是尊重自然的景观规划与景观设计。从哲学和文化学的高度认识景观规划设计,归复中华民族尊重自然的大道文化哲学与现代生态学思想,对于构筑自然---社会---经济复合生态系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景观学本身就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复合学科,是研究人类影响下的物理环境、生物环境和社会环境之间的关系及其演化规律,是人类为生存并生存得更好以及寄托心灵的,并与其紧密联系的环境空间,就更没有理由拒绝生态哲学的指导。

1.3生态学与景观规划学
生态学的前提是自然界所有的东西联系在一起的。它强调自然界相互作用过程是第一位的。所有的部分都与其它部分及整体相互依赖相互作用。生态共同体的每一部分、每一小环境都与周围生态系统处于动态联系之中。处于任何一个特定的小环境的有机体,都影响和受影响于整个有生命的和非生命环境组成的网。作为一门自然哲学,生态学扎根于宇宙有机论——认为宇宙是有机的整体,它的生长发展在于其内部的力量,它是结构和功能的统一体。
当今时代,生态学研究的重点已经从研究以生物为主体的生态,转向以研究人为主体的生态,普通生态学发展到人类生态学,园林学也扩展到景观学。从某种意义上讲,景观学的理论是以人类生态学为基础,景观规划设计则是人类生态学的技术延伸与具体实施的方法。如果说人类生态学的发展,标志着生态学向哲学领域的扩展,筑起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桥梁,景观学则架起了人类合理利用自然资源和保护人类心态的桥梁,关注的则是如何把这一桥梁建得既美观又实用,还经济。即利用人类一切先进的技术手段,在满足人类一切户外活动需求的前提下,构建理想的人居环境空间。

2生态学是现代景观设计的哲学生态文化时代,人类不再把自然作为征服、战胜和统治的对象,不仅要开发利用自然,而且要保护和建设自然,树立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价值观。生态哲学指导下的景观规划设计,给这一文化价值观强有力的技术支持。

2.1所谓生态哲学,它是运用生态学的观点和方法观察现实事物和理解现实世界的理论。现代生态学把世界看作是“人---社会---自然”复合生态系统。它是各种生态因素,包括人工生态系统和自然生态系统的各种因素,普遍联系相互作用构成的有机整体。生态系统的整体性,是生态系统最重要的客观性质,反映这种性质的生态系统的整体性观点,是生态学的基本观点,也是生态哲学的基本观点。运用生态系统整体观点观察和理解现实世界,是把生态学作为一种方法,即生态学方法。这是科学认识的生态学途径,或科学的生态思维,即运用生态系统整体性观点认识现实事物,揭示各种事物和现象相互联系和发展变化的规律性,从而认识和解决现实世界的种种问题。

2.2生态哲学是从人与自然界的关系研究世界,其主要观点为:
(1)人与自然有本质的区别。在生命组织层次的演化序列中,人具有意识的和心理的、社会的和文化的因素,处于金字塔的顶端,在生态系统中,人不是一般的动物消费者,而是生态系统的调控者;
(2)不能过分强调这种区别,不能把这种区别作绝对化的和抽象的理解。人、社会和自然构成有机统一整体,它们是不可分割的,把统一的世界区分为自然界和社会界只具有相对意义,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和相互渗透,比它们之间的相互区别更重要;
(3)通常认为,人与自然是同时并存,这是不正确的。它们不是同时并存,而是相互作用;
(4)通常认为,自然界只是人和社会的外部条件,这也是不正确的。它是“人─社会─自然”系统的内在机制,要重视自然界对人和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
因此,生态哲学世界观,是社会的自然观与生态的历史观的统一,是一种新的自然观、价值观和方法论,是指导当今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哲学基础。更是联系自然与社会的景观学的哲学基础。只有站在这样一个高度,景观学才能有所作为。

2.3生态学是现代景观设计的哲学
当今的人类环境,要想找出不受人类影响的处女地十分困难。人类处于可持续发展问题的中心,人类有权享受与大自然和谐的健康而充实的生活。人类要发展,自然要受到保护,作为设计人类自然环境的现代景观设计学,就承担这一重任,在进行空间规划与设计时,眼中不仅仅只有山体、水体、植物、建筑,还要有动物、微生物的生存空间。这是景观设计上思维方式的一场革命。它必须以生态哲学为指导。景观设计在宏观上研究廊道、缀块、基质之间的组合、结构、过程与格局的规律,并以此规律进行其空间的重新组合,这种组合与空间的调整,既要为人服务,还要为自然界的所有生物服务,同时考虑非生物的因素。微观上,营造以人为核心的绿地空间,合理组合山石、水体、植物群落和景观建筑,使其达到和谐自然。宏观上,构建天人合一的地域空间综合体,使人、动物、植物、微生物乃至自然要和人工要素处于一个和谐的人居环境生态系统。因此,景观设计是沟通人与自然的具体途径和手段,是人类生态学认识人类生存环境的外延的延伸与技术应用。从某种意义上说,生态学是景观学的行动指南与方法论,景观学是人类实现其与自然和谐共处有效途径与具体措施。


3生态文化是绿色文化。

3.1绿色文化的内涵
绿色文化从狭义来讲,是人类适应环境而创造的一切以绿色植物为标志的文化,包括采集-狩猎文化、农业、林业、城市绿化,以及所有的植物科学等。随着生态学和环境科学研究的深入,环境意识的普及,绿色文化有了更加广博和深层次的内涵,绿色文化即人类与环境和谐共进,使人类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它包括持续农业、持续林业和一切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绿色产业、生态工程、绿色企业,也包括有绿色象征意义的生态意识、生态哲学、环境美学、生态艺术、生态旅游,以及绿色运动、生态伦理学、生态教育等诸多方面。

3.2绿色文化出现的必然性
事实上,无论狭义的绿色文化也好,广义的绿色文化也好,都是人类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而且,它们都是相互联系的,后者是在前者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起来的。人类在创造绿色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过程中,也在不断地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人类总得不断地总结经验,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
19世纪的工业革命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但随之而来的资源危机、环境危机,使人类从祖先那儿继承下来的绿色意识开始猛醒,而摆在当代人类面前的一系列日益严重的问题——温室效应加剧、臭氧层耗损、酸雨现象、森林资源大量毁灭、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水资源危机和环境污染等,使人类必须创造新的绿色文化来挽救支撑人类文明的环境,这种新文化就是广义的绿色文化。于是就有了1972年的人类第一个环境会议,有了保护环境的各式各样的绿色组织;也就有了狭义的绿色文化更先进的生态农业和持续农业,有了众多的绿色、绿色产业、绿色生态工程、绿色商标和绿色产品,有了绿色的、花园般的城市,而以绿色的生态意识、全球意识为代表的生态伦理学、生态哲学、生态教育、生态旅游和以绿色为主导的环境科学、生态科学的发展。所有这些,都是人类为了生存和发展而与地球环境结为伙伴关系的绿色文化。

3.3生态文化的发展
生态文化和发展过程也经历了由自然文化—民族文化—科学文化—生态文化发展的四个阶段和层次。在自然文化阶段,人类的古代祖先们创造了图腾文化,并以绿色图腾——对植物的崇拜和以植物共生的动物崇拜作为文化的特征,这是人类创造的最早的绿色文化。该阶段,绿色文化在全世界出现惊人的一致性,是由于早期人类产生的环境相似。那时,由于人类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对自然的改造能力还处于较低级的阶段,其居住的环境多属于气候、地形、水源状况较好的地区。随着人品逐步增加及人类对自然的认识能力、改造能力的增强,原来的采集—狩猎文化已不能满足人们生存的需要。人们开始拓展生存环境的范围,人口发生迁徙,人类的生产方式也由采集—狩猎转向农业、畜牧业。这时人类社会由部族向民族形态演替,出了风格各异、五彩缤纷的民族文化,但绿色文化仍处于狭义的绿色文化阶段,当绿色文化由狭义转向广义时,正是民族文化向科学文化的转化阶段。因为原有的文化造成了对环境的破坏,而被破坏的环境已不能支撑原有的文明。生态危机促使人类必须创造新的绿色文化来拯救自己的生存家园。这也正是文化的整合性。文化的整合是由向前发展的科学来整合,而科学的发展是无止境的。所以,自然文化—民族文化—科学文化—生态文化的四个阶段又可以看作文化的四个层次,它们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而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只是不断地向前、螺旋形地上升的。这也就是狭义的绿色文化和广义的绿色文化之间的关系。
由上可见,生态文化也是包容在人类创造的全部文化中的。它是研究人与环境关系的科学,并在人类庞大的文化体系中举足轻重,关系着人类的家园和人类的命运。因此,生态文化是人类文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当前人类必须学习、总结和研究的重要课题。
建立人类新文明——“绿色文明”,中国有的学者提出建立人类新文明——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绿色文明的观点,并把农业文明称之为“黄色文明”,而把18世纪以来工业革命以及随之而来的环境危机称之为“黑色文明”。因为,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意味着人类在一定程度上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经济和社会发展,这种发展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在自然界中,人类无论怎样推进自己的文明,都无法摆脱文明对自然的依赖和自然对文明的约束。自然环境的衰落,最终也将是人类文明的衰落。当前,“只有一个地球”的呼声越来越高昂,一个环境保护的绿色浪潮正在席卷全球,这一浪潮冲击着人类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预示着人类史上的一场“环境革命”即将来临。这场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通过它,人类将重新审视自己的行为,摒弃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黄色文明”和“黑色文明”,建立一个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的绿色文明。

3.4景观学与文化表达
景观学这一概念的提出,在哲学层次上使景观规划与景观设计得到了统一,也使二者在更高层次提供了理论上的支持。景观规划比之于景观设计有两方面的不同,一是景观规划注重宏观尺度和综合性项目的地景观规划,其尺度比景观设计的对象为大,其综合性也比景观设计为强;其二,景观规划侧重于景观开发而不是景观营造,注重对现有景观因势利导的利用,景观设计则是在中观尺度以下的空间范围进行景观空间的重新塑造,尤其是城市内的各类小型景观及单体项目的建设。景观规划的最终目的在于为人类创造一个理想的和可持续的生活、发展环境,但实现此目的,必须从比以往只关注建筑地段内部及周围的工程条件转移到关注建筑环境与建筑文化风格的更广泛的时空尺度上考虑。现代景观学认为,景观规划强调景观空间的优化利用必须与所在地域的生态条件相适应、相协调。同时强调,景观规划的本质应该以现实为基础,以较小的投入与对地表最小的扰动,形成理想的景观空间。
景观是一定地域范围的综合体与总体,包含了自然的和人工的一切整体。景观规划与设计就是对这一定地段的自然元素与人工元素的合理利用与空间组合。以自然元素构成的清新优美的自然环境固然是当今人类梦寐以求的理想景观空间,但领导这一空间的灵魂是文化而不是别的,景观特色的创造同样依赖于景观文化的表达。

4关于绿色设计
我国绿色设计的溯源对于绿色设计的思考,我们可以追述到中国春秋时期的儒道“天地合一”的思想。道家有言“与天合其德,与日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凶吉”以及“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我们的祖先在远古的社会就已经意识到天地合而万物生的道理,他们把人和谐地纳入到自然的一部分之中,他们的思想原理也已经深深地运用到当时的建筑之中。在中国的古典园林艺术中,我们可以感悟到的亭、台、楼、榭的布置,花、草、树、木的布景,无不体现着自然和人“和谐””二字。人引入其中,已完全与自然融为一体,道出“气”字,即自然与人合二为一。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以前的建筑师在建筑房屋时已经注意到人与自然的关系。换句我们现代的话来讲,就是说,他们已具有了绿色思维的初步意识,从这一点上看,我们的景观设计师更应该责无旁贷地倡导以绿色革命的景观设计。
我国景观设计的导向虽然现代绿色设计运动与我国古典哲学艺术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易于接受其思想,但是在西方国家,我们现今的景观设计主要跟随着西方的艺术设计思维走,在这点上,我们不能否认我们的设计思维在某种程度上也受到他们当时人类中心主义的观念的影响。在基督教的教义中,人代表上帝的意志去主宰世界,使得人与自然对立起来。在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又积极倡导人道思想,反对神道思想,提倡人文主义思想,认为人类是最伟大的,不应该受到观念的约束,可以依照自己的意志去做一切事情。个人的幸福,个人的意志是人文主义思想的核心所在。因而,他们的思想为人对自然的歧视,反自然提供了依据,导致了人与自然、人与环境的不协调,直至导致人类本身的生存危机[8]。
在当今可持续发展成为世界艺术设计发展的总的理念的前提下,无疑,绿色设计运动的兴起是对人类中心主义的一次伟大变革。绿色设计运动倡导人与自然共生存,这就要求我们在进行景观设计活动时,在思想,设计上首先应考虑到,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不能损坏到自然界生态的平衡健康发展,马克思在他的著作中早已阐述了这一点。人类已不能把景观设计的思维限制在以人类中心主义为中心的观念之下,而更应该考虑在以可持续发展为前提下怎样更好的进行绿色设计运动。以人类中心主义的观念为中心的设计将回到历史中去,人类的景观设计活动将会有更新的意义。人们在进行景观设计时将更加注意人类社会与自然的协调发展。

5结论
在生态文化以巨大的步履迈进中,自然文化、民族文化和科学文化的融合已成为一种不可抗拒的趋势,融合的结果使传统的民族文化一次次受到冲击,相反相成,异性吸引,对比强烈的民族文化更易在相互交流中融合。而交流和融合的结果,将产生更加绚丽多彩的先进的生态文化。
景观规划与设计是沟通人与自然的具体途径和手段。从哲学和文化学的高度认识景观规划设计,归复中华民族尊重自然的大道文化哲学与现代生态学思想,对于构筑自然---社会---经济复合生态系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的确,中国几千年的“天人合一”的生态文明曙光,将在人类的21世纪大放异彩。受此影响的景观设计的哲学思想当是未来的景观设计的主导思想。生态文化是未来景观设计的主流文化。

 
返回   
 
网站地图 | 业务联系
版权所有:上海一和景观雕塑艺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
ICP备案:沪0000897号   技术支持 by 汇博网络